Logo
新闻分类
历史网IOS
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春秋战国 > 文章

百姓故事:英烈母亲田伯芬家的三封书信

发布时间:2019-06-12  阅读:44次   字号:  

  这样,每个学生都可以品尝到成功的喜悦和成功的味道,从而情趣大振,热情高涨,时刻带给学生一种安全、友好的氛围,使他们乐于和教师交往,信任教师这位有学识、有经验的大朋友。  三、学生做主人,培养自学能力  新课程改革积极倡导自主、合作、探究的学习方式,要把学习的主动权还给学生,让学生亲历获取知识的愉悦,体验到成功的快乐,促进学生全面发展。在教学过程中,要尊重学生的主体地位,培养学生的主动参与意识,追求学会学习为主特征的教学目标。

  这天上午,同学们早早来到德城区烈士陵园,在庄严肃穆的“无名烈士之墓”前,首先由两名代表同学向烈士纪念碑敬献花束,全体同学向烈士鞠躬致敬,以此来表达对先烈们的崇高敬意。

百姓故事:英烈母亲田伯芬家的三封书信

一封遗书“我死了,把儿子何田忠牺牲前的照片和烈士证照片放到我的骨灰盒里;再去云南屏边烈士陵园祭奠儿子的时候,带上我的一份遗物……”半年前,田伯芬85岁的老伴何良英突发疾病去世,去世前给家人留下了一封遗书,遗书的一半内容都围绕着老两口40年前牺牲的幺儿何田忠。

田伯芬和丈夫年轻时都在“特钢厂”工作,靠着微薄的工资收入养活一家老小,把四个孩子都拉扯长大。

从新中国成立直到70年代中期,田伯芬老两口响应祖国号召,舍小家为大家,先后将自己三个儿子送入部队,保家卫国。

大儿子何田钧去西藏、三儿子何田坤去东北,小儿子何田忠去云南,全都是当时条件最艰苦、最危险的地方。

心痛的是,大儿子和三儿子在西藏、东北服役后相继退役回到重庆,最令她疼爱的小儿子何田忠却再也没能回到她身边。

1979年2月20日,年仅21岁的何田忠在战斗中牺牲,部队为他记了二等功,并追授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和革命烈士。

“幺儿平时家信较多,到了1979年初,我就再也没能收到过书信,当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,心里一直堵得慌。 ”田伯芬说,把儿子送到前线,她和老伴何良英就做好了准备,但从没想过会真的再也见不到儿子。 漫长的等待后,从部队送来一封特殊的书信——烈士证明。

拆开来,田伯芬和老伴看到了一个至今都忘却不了的消息。 “幺儿牺牲了!”田伯芬和老伴悲痛欲绝,眼泪都哭干了,却又硬挺了过来。

夫妇俩虽是普通工人,却对党对祖国有着朴素的感情,他们深知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,国家需要的时候,不惜赴死,这是军人的使命。 烈士证明送到家里的当天,二哥何田钦一时接受不了事实,患上了精神分裂症,时至今日,他仍然不相信弟弟已经牺牲,吃饭时,都会给弟弟摆上一副碗筷。 何田忠牺牲后,每年2月,田伯芬都会因为思念幺儿,生上一场大病。 无数个失眠的深夜,她抚摸着枕边何田忠的遗物泪流满面,从此要靠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。 一张烈士证明烈士证书被田伯芬从信封里拿出,用画框裱起来挂到了墙上。 她家只有60平米,却用整面墙的位置挂着几个画框。 除了烈士证明,画框里还有何田忠的画像、荣誉证书。

何田忠牺牲后,田伯芬甚至连儿子的墓地在哪里都不知道。

她不是没有寻找过儿子的墓地,但由于何田忠生前部队改编、撤编,她不知道该从何查起。 随着身体每况愈下,能够在有生之年去儿子的墓前祭奠,成了田伯芬和老伴最大的愿望。

2009年5月,在党和政府及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下,田伯芬和老伴几经辗转找到了位于云南屏边的墓地,时隔30年再次“见到”小儿子。 两位老人一次次抚摸儿子的墓碑,任凭泪水打湿衣襟。 老伴给儿子带了很多他小时候爱吃的东西,还在墓地旁边栽了一颗小柏树。

“幺儿,爸妈来看你来了!我们天天梦到你啊……”“幺儿,我们年纪大了,真的要和你永别喽……”30年的绵绵思念,30小时万水千山,30分钟的墓前相见……这一眼,双亲年迈,路途遥远,初见或许就是最后相见。 烈士母亲的悲痛呼告,令在场的人无不动容。

很多人曾问起田伯芬,为什么要让儿子都去参军?她说,“送自己的孩子参军入伍,报效祖国,无怨无悔”。

不仅如此,她还动员孙辈入伍,“接过田忠的枪”。

在寻找和扫墓过程中,田伯芬收了几十个来自天南海北的“兵儿子”和“干女儿”,他们中有儿子当年所在部队的战友,有志愿者,还有很多社会人士。

在田妈妈的小本本上,一行行记着所有“儿女”的详细住址和电话号码。

这些年,老人并不孤独。

在她的身边,总有一群穿军装的孩子们。 他们来自全军不同部队,平日里不断的电话问候,只要一有机会来重庆,都会看望老人家,陪老人聊天、散步,年复一年地传递着对英雄家人的关爱。 正如田妈妈所讲,她失去了一个儿子,却换来了无数的儿子。 这些年,“兵儿子”们教会了田妈妈使用微信,从此,田妈妈与儿女们的心更近了,除了送东西表达爱意,田妈妈还会在微信上留言激励大家在各自岗位上不断学习,尽职尽责,努力报效国家。

一份家书2018年12月27日凌晨,重庆一家医院里,85岁的何良英带着对儿子的思念,永远地闭上了双眼。 老伴离开后,已入党近60年的田伯芬回想起与丈夫的点点滴滴,她饱含泪水写下了她与老伴的共同愿望——一封朴实无华又分外感人的家书。

家书这样写道:“我和老何都是党的人,为党的事业奋斗了一生,今天老伴走了,我要代表他,向全家提出四条要求:第一,全家人都要向老何学习,一辈子听党的话跟党走,啥时候都不动摇,都不含糊。

第二,尽管家里还有很多困难,但全家人不能向组织上提任何要求,我作为一个老党员要说到做到。 第三,不收组织和社会上的慰问金。 第四,按照老伴提出的遗嘱,我要代表他向党组织交最后一次党费。

”在灵堂上,她将家书内容告诉每一位家庭成员。

同时,她还拿出200元钱,作为丈夫何良英的最后一笔党费,交给了组织。 “真的不容易,在这种死别的时刻,都不忘自己是党员的身份和职责。

”在现场参加追悼会,默默抹泪的80多岁的老党员李绍章说,第一次在追悼会上听到这样的家书,深受感动。

在邻居眼中,田伯芬是一个低调的人,很少提及自己是烈属的事情。

即使生活拮据,也从不叫苦喊穷。 几十年来,田伯芬一家挤在修建于上世纪60年代分配的家属房里。 房间里仍然保持着60年代的模样,地面是水泥地,客厅也只有一张缺了角的折叠桌和几个不成套的藤椅。 前来慰问走访的工作人员,看到如此简陋的条件,要求为其改善居住环境,除了客厅墙粉白之外,她毅然拒绝了其他装饰的要求。 多年来,从节日慰问,到应享受的各项政策,党和政府对烈士家属家庭的关心都未缺席。 田伯芬总是说:“现在的日子好了,政府给我发放了烈属优待金,也经常上门来关心我的身体,我没有什么需要了。

”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田伯芬小心翼翼地从墙上取下画框,将儿子的烈士证书和荣誉牌匾擦拭得干干净净。

40年前送儿上前线,40年后灵堂传家训,英烈母亲田伯芬,用行动诠释了一个共产党员的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。

历史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www.50052g.com历史网-历史人物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