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新闻分类
历史网IOS
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春秋战国 > 文章

合理运用调控手段 临储玉米拍卖成粮市“稳定器”

发布时间:2019-06-12  阅读:129次   字号:  

  只有这样,才能掌握社会法治需求,创造性地进行学术研究,运用法治思维、法治知识、法治方法推动法治进步。

  可如果要我在正式场合,面对许多人发表演说,我会异常的紧张,甚至恐惧。越是害怕,越会发挥失常。有时即使看着手稿,照本宣科的读出来,也会语无伦次,结结巴巴。说真的,那种挫败感比死还难受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省的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。所以每次遇到在正式场合说话的时候,我都会寻找这样或者那样的借口,远远地躲掉。

合理运用调控手段 临储玉米拍卖成粮市“稳定器”

来源标题:合理运用调控手段引导价格预期临储玉米拍卖成粮市稳定器5月23日,今年第一次临储玉米网上公开竞价交易在国家粮食交易中心启动。

据悉,本次拍卖会共投放2014年产玉米400万吨,成交万吨,成交率%,平均成交价格每吨1639元。

自去年新玉米上市以来,玉米价格呈现出市场预期复杂多变、价格波动频繁、波动频率加快等新特点。 国家有关部门及时发挥预期管理预调市场,运用储备玉米轮入收购、临储玉米拍卖等调节手段调控市场,对稳定玉米市场发挥了积极作用。

收储制度改革激发活力每年四五月份是新陈玉米交替的窗口期。 去年新玉米上市后,为了保护农民利益,为多元主体入市收购留出市场空间,国家粮食交易中心去年11月份暂停了临储玉米销售。

今年4月30日,新玉米收购已经收尾,东北、华北产区农民手中余粮基本售罄,贸易商持粮惜售,玉米价格上涨动力增强。

临储玉米投放市场,对稳定玉米供给提供了有力保障。

国家粮油信息中心资深分析师李喜贵说。 当前,我国玉米产需缺口扩大。

根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测,2017/2018年度玉米产需缺口1537万吨,预计2018/2019年度玉米产需缺口在1410万吨左右。

这是国家为了调结构去库存主动调整的结果。 李喜贵表示,一方面,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,调整优化种植结构,镰刀湾地区玉米种植面积和产量减少。 另一方面,玉米收储制度改革极大地激发市场活力,市场消费明显增加。

经过连续几年消化不合理库存,我国玉米去库存压力已经明显减轻。

当前,我国玉米库存充裕,市场供求总体平稳。 国家粮食交易中心预计,如果每周投放量维持稳定,今后每周投放400万吨临储玉米,一个月可以投放1600万吨玉米,目前国内市场一个月的玉米需求量大约2200万吨,剩下600万吨左右的缺口完全可以通过市场粮源满足。 自去年新粮上市以来,多元市场主体积极入市,市场化收购比重大幅提高。 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统计,截至2019年4月30日,2018年度秋粮旺季收购结束,黑龙江、山东等11个主产区累计收购玉米10986万吨,同比增加1155万吨。 随着东北、华北产区农民手中粮食售罄,粮源从农民手中转移到贸易企业、烘干塔、经纪人等多元主体手中。

黑龙江哈尔滨呼兰富农粮贸公司总经理时晓晶告诉经济日报记者,自去年新玉米上市以来,他收购了万吨玉米,现在公司还剩3000吨玉米,他准备待价而沽,以期实现利益最大化。

价格形成机制逐步完善2016年玉米收储制度改革以来,玉米价格形成机制由以托市价格为参照转向由市场供求形成。

近年来,玉米价格已经脱离了2016年取消玉米临时收储政策后的低点,呈现逐年上升态势。

临时存储玉米竞价交易底价也跟随市场价格调整,2018年玉米拍卖底价每吨比2017年提高40元,今年比2018年提高200元。

起拍价只是参考,真正体现市场供需关系的是成交价格。

本次玉米实际成交最高价格每吨1810万元,成交最低价格每吨1550万元。 拍卖溢价反映了当前玉米市场的供需状况,是玉米价格形成机制市场化的结果。

临储玉米拍卖前,东北、华北玉米产区价格持续走高,临储玉米拍卖价格的确定顺应了市场趋势,有利于稳定产区农户种植玉米的积极性,也有利于保护多元主体收购农民粮食的积极性。 李喜贵说。

在玉米价格市场形成机制下,玉米价格涨涨跌跌是常态。

李喜贵认为,玉米价格波动是各种因素叠加所致,包括农民在内的市场主体均要适应市场化的价格波动。

农民不仅需要种好粮,还要学会卖好粮。 从近年来临储玉米投放对价格走势的影响来看,临储玉米价格将成为左右市场价格的重要因素。

从当前玉米行情来看,受2019年临储玉米拍卖底价支撑等因素影响,贸易商普遍看好后市。

不过,未来一段时间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,国内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下降,玉米饲用需求大幅减少,成为影响玉米价格的利空因素。 粮食宏观调控观念转变粮市稳定,事关全局。

粮食是具有战略意义的特殊商品。

李喜贵表示,随着粮食收储制度改革不断深化,粮食宏观调控需要逐步由直接调控,转向以政策引导为主的间接调控。 要转变观念,创新完善粮食宏观调控,强化预期管理,注重预调微调,不断增强调控的前瞻性、精准性和实效性。 宏观调控本质上是预期管理,因此要强化信息预警监测,密切跟踪市场动态,及时发现苗头性、倾向性、潜在性问题,更好地发挥主动调控预期引领作用,发挥预调微调作用。 这就需要适时发布权威信息,积极引导市场预期。

同时,要发挥好储备粮调节器蓄水池功能,灵活运用收购、销售、轮换等方式,有效调节供求关系,合理引导预期,保持粮食市场稳定。 今年春节过后,针对东北地区农民卖粮压力,中储粮集团公司启动304万吨一次性中央储备粮轮入收购,对于引导多元市场主体入市收购起到了积极作用。 此外,推进中央储备粮和地方储备粮协同运作,真正做到管得好、调得出、用得上,有效发挥中央储备粮压舱石和地方储备粮第一道防线的重要作用。 为此,还要健全产销合作机制,加强产销衔接。

支持和鼓励产销区充分发挥各自优势,建立形式多样、长期稳定的粮食产销合作关系,实现粮食流通合理有序、高效顺畅。 构建全国粮食产销合作平台,组织举办中国粮食交易大会。

支持产区销区地方政府以战略合作协议等方式,建立机制化协作关系。

鼓励龙头骨干企业跨区域建立商品粮收储基地、加工园区和销售网络,增强服务国家宏观调控的重要载体功能。

历史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www.50052g.com历史网-历史人物 All Rights Reserved.